欢迎光临本站  灵璧县渔沟镇腾达石业 网址: www.lbsjpw.com

奇石文化长廊

产品中心

奇石文化长廊

再谈灵璧山形石

文字:[大][中][小] 2017/4/24 9:09:44    浏览次数:    

再谈灵璧山形石
     动人的艺术品或类艺术品,从来都是因为引起观者的某种情感共鸣而获得认可。没有“思想”的东西,难以持久打动人心,因为它们“不深邃”。
    我觉得山型石的欣赏也是一样。“思想”犹如“主题”,源于自然而与人的自由灵魂相碰撞,在人的意识中构成某种“超出自然”的美感。
    记得多年前,与某人讨论为什么喜欢灵璧石,特别是山型。当时自己想了又想,结论是:因为自己喜欢大自然的山水       所以,自己觉得那些好的山型,其实没有哪一块完全按现实中真山真水一样去安排,它们超越或夸张、变形自然,但又决不破坏自然的规律和韵律。从这点说,可谓天理亦是人情。

    总是觉得中国画与赏石的传统有某种紧密的联系。从时间来看如此,从结构来看也是如此。
    在中国的绘画历史长河中,唐宋是倏然而来的,也是倏然而往的。国画仿佛从唐宋才进入正题,但是,就有人说,宋元之后可以说已没有绘画。所有的构图形式仿佛在那时已经终结。中国传统主义的赏石,似乎也定格在那里,定格在金石气韵的主旨上。所以,唐代是太湖石的天下,宋代是灵璧石的王朝。
       唐宋之山,画的是仙山,今天的仙山,都只是泥塑。仿佛的是形体,失去的更多是想象力、格局与精气。赏石一道,又何尝不是如此。在明清尚且未知其径,充溢的只是对明清格调的赞美、想象与仿造之时,何以论唐宋魏晋。
    灵璧石优于山型,胜在金石意趣和书画格局。选山型,于我总是把皴法和律脉作为一条捷径,以意象为心尺,在沉沉暮色中观其大概,理会其神气。而在那些晴明的春天阳光下,我眯起眼有意想去拂去一些光线,忽略些细节,专为观其大概,心里弥满草山隶石篆木,有谁可语心中所思呢?

    看陈从周的《说园》,总是有许多感触。
    陈是建筑的行外人,以诗词的心论园林。我们这些人并不是山民,只是以身在山外的心看山型。
    陈从周以为,小园难在体现宏阔,大园难在体现精巧。在山型上,我觉得也是如此,特别是独峰山型。人类的取向,从来如此,身在此则向彼,在彼却又向此。人喜欢山水物体,凡自然界常见大的,就常想在眼前时时呈现微缩精妙之景;在自然界常见到小的,就喜欢找那些庞然大物寻求刺激。
    往往在人们自觉和不自觉意识里,不同规模的园林、画作和石头所追求的标准其实是类似的。含糊一点说都是气韵,技巧一点看则有所分宜。所以,就我们的传统和欣赏习惯,大的石头所追求的多应当是体现精巧,小的石头追求的多是体现宏阔。当我们感觉某个石头“大一些就好了”、“小一些才奇妙”时,指挥我们头脑的,可能多是这种意识。
    自然赋予的往往是大石头更多在造型上多变一些,小石头相比之下通常造型简单一些。所以,与人的欣赏心理相适应,好的大石头,常以复杂来体现简单,好的小石头,常表现在较好地以简单来体现宏大与变化。就山型石论,自然而然,大的山型常见不足处在于常有蛇足部分,常有不服从整体韵律和节奏的太多紊乱线条和块面;而小的山型,常见不足的就在于过于板滞、少变化,不足以表现雍博的自然和人心。
         这本身其实是相当矛盾的追求。因为我们所追寻的,是要求大的石头不能太复杂,又有所复杂,要以有格律的复杂来表现简洁的主题,这就是精巧;小的石头不能太简单,又有所简单,要以有变化的简单来体现博大。
        只是,其实这里最难的,只是把握尺度。然而何事不如此。这里,或者应当再复温一下李煜的《书评》:“善法书者,各得右军之一体:若虞世南得其美韵,而失其俊迈;欧阳询得其力,而失其温秀;褚遂良得其意,而失其变化;薛稷得其清,而失于拘窘;颜真卿得其筋,而失于粗鲁;柳公权得其骨,而失于生犷;徐浩得其肉,而失于俗;李邕得其气,而失于体格;张旭得其法,而失于狂;献之俱得之,而失于惊急,无蕴藉态度。”我想,了解这段话的目的,并不在于赞同李煜,而在于解构这种态度和心理。
        事皆如此,度最难料。观自然的山水,人们多喜欢的是洪涛猛兽的意象,取小小掌中石,又喜欢逼似真山碧溪的那些。但凡精巧者最易失于精巧,粗广者最易失其粗广。唯肖者不取,逼真的往往易觉得久看无趣。石头太象石头了不好,太不象石头也不好。我们在唐宋时追求商周,在明清时向往宋元,在赏石里中追求什么?腾达石业

返回上一步
打印此页
[向上]

网站首页

千层石

龟纹石

刻字石

灵璧石

园林石

假山设计施工

驳岸水系施工

精品灵璧石鉴赏

灵璧石文化

关于我们